失眠Xin君

似乎要每天活的超向上 超向上 


才能抵挡心中的那些超抑郁 超抑郁

野心很大


人却很怂

从寒风中回来的小姐姐身上


有种“风尘”香

曾经 这首诗曾无比打动过我


现在 我却明白有些事就是用来愧悔的


当恣意成为现实与行动


带来的是未来无穷无尽的麻烦


诗一般的生活就应该留在诗里


现实永远是身不由己 永无止尽


生于理想 死于欲望

贪 嗔 痴 慢 疑 惧 


该对世界满怀善意

给我一瓶酒


再给我一支烟


说走就走


我有的是时间

我深爱的那片黄土地——山西姑娘对《江湖儿女》的一点解读



粗浅的总结一下,是一个大女主电影。赵涛的角色就是用生命在演绎成为大哥的女人就是要撒得了娇,拿得起枪,蹲得了号,骗得了钱,找警察叔叔薅出了刻意躲避自己的男朋友还能顺便举报一把强奸犯,最后自己成为大哥,包养曾经是大哥的男人。唯一的教训是跟人家好了那么多年,不知道领个结婚证啊!除此之外,简直女人的楷模啊!


作为山西孩子必须说,各种场景、细节、方言,太真实!遍地的黄土不毛之地,衰落的矿场,耗竭的能源,被榨干后又被抛弃的大国企员工,卷走国家资产的腐败厂长,在汾酒麻将劣质烟中麻痹自己的山西老汉。即使是大同“未来的希望”的斌哥也是机床厂编制身份,国家若要派去新疆也得去新疆。



比起港片中的江湖,贾科长镜头下山西的江湖未免土气十足,可狂拽酷炫感一点不弱,凶狠与义气显露在一举一动一言一句之间。不比西方黑手党、香港古惑仔,内地的江湖自有历史的传承与色彩,请出关二爷断真假,传统的道义彰显无疑,“五湖四海”的喝酒法颇具野性,也让其他黑帮仪式黯然失色了些。对内地黑帮形象的勾绘也非常现实了,本来真实的大陆黑帮就并非少女们所喜欢的西装暴徒、衣冠禽兽,而多数是膀大腰圆、项戴金链、左青龙右白虎,在肮脏的棋牌馆中左右一方。没有什么品味与格调,却在粗旷中显得却那么雄性爆棚,直接可靠。警匪一气在以前更是常见,正如影片中的方队,二勇哥离世时来祭奠,巧巧爹死时也不忘通知斌哥一声,绝非猫和老鼠,反而堪称兄弟了。



而就是在这样的乡土黑帮、土味方言和三线城市的男女纠葛中,折射出的是内陆能源大省的变迁与衰败。国企体制的影响贯穿生活方方面面,煤炭的开采在国家的管控下并没有带来财富,反而造成了城市由内而外的空洞。即使是多年后,大同城市的改造令整个城市焕然一新,大同一霸斌哥也只能靠高德地图才能认出个一二,但是那些破旧的家属房,颓唐的麻将馆,泛黄的墙壁,当年斗殴的铁路招待所都依然散发着年代的气息,似乎好像被世界隔离,那个快速发展、急不可耐地改造着、创新着的世界都与之无关。而这,不正是我们国家的现实吗?表面的光鲜被无限放大,内里的衰颓却被选择性忽视吧。



片中无数的小细节都独具山西特色,山西姑娘看来是十分喜欢与亲切的。斌哥的白底儿黑色懒汉鞋,不正是曾经山西大小混混的标配吗?众人对斌哥“斌斌”、“斌斌”的称呼,不是在卖萌,而是山西方言中独特的使用叠词偏好。汾酒、铁路、矿山的标识自不待言。赵涛的长相也是我极喜欢的那种山西女人的典型形象,大脸盘、宽额头、眉目温顺又带刚劲儿,骨架不小却也并不粗旷。撒得了娇也耍得了野。不怪贾导爱用自己媳妇儿,若要演土生土长的山西女主角,演艺圈恐怕非赵涛莫属了。



仔细说来也不算特别地道的山西人,但这片我和我的老父亲从小长大的地方仍然给我许多温暖与感动。尽管她渐渐被国家政策所遗忘,尽管她掏空了自己的煤矿支援了祖国的建设并为换来一点的馈赠、徒留“山西煤老板”之名,尽管这个老旧又陈腐的小城已被熟人社会的遗留所侵蚀,尽管她在这些年的改革开放和互联网浪潮中都不断被边缘化,却仍然是那个我一边吐槽,一边又不舍离开的地方。尽管多年的拆迁改造,我可能已经无法顺畅的找到回家的路,无法说清楚每条公交的路线,尽管我的老父亲总是在哀叹这个太原已经不是他心中的太原了,可是每当火车窗外的景色变成一片片黄土时,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亲切。这片我嫌弃着又深爱着的土地,包容着我在大城市磨练出的戾气与令人讨厌的精明,抚慰着我在芸芸众生中打拼、竞争、不敢放松一丝一毫的苦闷与孤寂。我爱这里,就像巧巧对斌哥的感情,你身残病疾,我不离不弃,因曾经有过情、也有过义。想来这里对我也是如此吧。



暂时的虚荣心满足与物欲的填满,都不过挖掘着内心更大空虚与焦虑,对阴郁的躲避总是一时,背后往往隐藏更大的不幸。从来没有得到过幸福,幸福在哪里?